活動訊息 News

2012.01.30----陣頭

國片"陣頭"即將上映(支持國片,歐士特全力贊助)

劇情簡介: 

 

這個城市對於發揚地方傳統文化的長期努力,如今已經慢慢開花結果。在陣頭的世界,已經是個百家爭鳴的時代。武正和達叔的陣頭團隊,正是其中之一。只是對達叔來說,他從年輕時就不斷被武正比下去;而自己的兒子阿泰,又不像武正兒子阿賢一樣,從小就繼承父業威風地走陣頭路。唯一能夠做的,似乎就是在有限資源裡,帶著一群中輟學生,努力讓他們待在團裡走正路。只是這個陣頭,在陣頭世界裡,從事的是說來有些情何以堪的「扮官兵」。

但是一個變數就這麼降臨了。阿泰在美國走音樂路,過得不甚如意,於是回來了。只是阿泰的出現,又再度勾起了以往就存在的父子緊張關係。更令人意外的是,由於一次在紅土坡上的狹路相逢,武正和達叔兩團人馬槓了起來,結果造成的結果是阿泰陰錯陽差地接下了團長的位置。阿泰接團長,媽媽達嫂扮演了關鍵的角色。她一直希望,父子倆的相處會有海闊天空的時候。只是這個決定,不要說達叔滿心不甘願放不下,連那些年輕人們—阿信、鬼犬、馬力、阿肥—也抱著質疑的態度。他們不相信眼前很有脾氣很有個性的少爺,別說會像達叔以溫暖懷抱對待他們了,恐怕連會把他們帶到哪裡,他們都不知道。不過團裡也有人是對阿泰小有期待的。個性很乖的梨子把阿泰視為大哥哥,而敏敏覺得或許阿泰可能會帶來些什麼不一樣。但實際上,對阿泰自己來說,怎麼帶好這個團,也是一個棘手的問題;於是他決意從他專長的音樂領域開始下手,也就是希望把鼓,帶進陣頭的世界裡。鼓陣的出現,出乎大家對傳統陣頭的認識之外,也讓這些孩子們有最起碼的興趣,勉強願意在阿泰的帶領下,嘗試一下新東西。而阿泰帶來的變化,也給了達叔和長期輔佐達叔的檳榔成大為意外,因為阿泰不願意團裡再去接扮官兵之類的工作,也等於意外著團裡的經濟來源會出現狀況。即使大家開始願意打鼓,但看似沒有目標卻又備極辛苦的練習,都讓阿泰的鼓陣終究還是走到了瓶頸裡。而鬼犬一次意外的出走乃至於負傷回來,到檳榔成因為家裡經濟問題而被迫暫時離團,終於造成了這個陣頭陷入了士氣的低潮。面對阿賢的挑釁、團員的不安和達叔的質疑,阿泰下了一個決定,就是要帶著這個陣頭打著鼓,到外面走一走。誰知道,這一趟過程,卻慢慢演變成一趟好似環島之旅的旅程。途中曾經遇到的美女打鼓藝術家,讓阿泰和這些團員發現打鼓可以是很多形式的,這個發現好像讓這個團隊有個努力的新起點。未料,和武正陣頭再度的狹路相逢,卻又再度瓦解了這個陣頭的士氣。在一次和阿泰激烈的衝突中,這些年輕人心目中的小大哥阿信,出走了。這下子,阿泰在團員之間的信任基礎,幾乎瓦解殆盡。知道自己似乎有些做過頭的阿泰,帶著歉意去找阿信。而在親眼見證阿信的家裡生活處境以及阿信被家暴的背景後,阿泰徹底的被震撼,也知道為什麼這些孩子們願意吃苦跟著達叔了。阿泰終於體會到,要帶領陣頭,需要的是讓團隊信任、依靠的基礎。但是阿泰也有另一個體會:他知道,要讓阿信他們在這個陣頭裡看到什麼不一樣的東西,還需要更多的努力。阿信被阿泰帶了回來,從而也振奮了陣頭的團隊士氣。現在,這個陣頭在阿泰的帶領下,終於有個團隊的模樣。一些阿泰和達叔之間微妙的互動以及團員的犧牲努力,一一都造就出這個陣頭與其他陣頭更不一樣的風貌。這些變化,以及後來步行環島的事蹟,透過了行腳節目編導小畢的鏡頭,讓這個陣頭躍上了螢幕。

如今,阿泰他們已經變成了大家口耳傳誦的陣頭,在地方也造成一陣轟動。當然這個演變也刺激到了阿賢和武正的團員們。心中的不服氣,以及長期被武正權威壓抑而無法自主展現的懊惱,讓阿賢決心向武正提出陣頭讓他來帶的提議。只是這個提議,被武正冰冷的拒絕。武正的看法其實和他的死對頭達叔很類似,他們都認為,陣頭是個必須要遵循傳統路線走的文化,像是阿泰這樣的做法,他們無法認同。碰壁的阿賢,憤而去找阿泰,想要發洩心中的怒火。只是阿信他們卻讓阿賢見識到,阿泰讓這個團隊齊心一致了。更令阿賢訝異的是,阿泰面對他,終於把心中對於陣頭未來的期待說了出來。阿泰覺得,百姓鄉民面對陣頭的尊重和敬仰,其實是因為面對他們所扮的神,而不是對他們發自內心的尊重。當阿賢阿信這些人一但卸下了開臉的裝扮,對於百姓鄉民來說,他們認定看到的是一群死孩子,所以也不會有發自內心的敬佩和尊重。所以阿泰想要做的,就是希望讓阿信他們被肯定、被尊重、被看到,這就是阿泰希望給阿信他們看到的世界。這個觀點,震懾了阿賢。後續阿賢的行動,更出乎大家意料之外。他帶著所有武正的團員,來找阿泰,甚至主動表明願意加入阿泰的陣頭,和他們一起努力,要讓參與陣頭的年輕人們真正獲得大家內心的肯定。因此,阿泰和阿賢,從誓不兩立變成了惺惺相惜的朋友。

陣頭發展的變化來得之快,讓武正和達叔有些適應不了也無法接受;只是這些年輕人的努力有了明確的方向,似乎也無從讓他們插手阻止,甚至導致武正心灰意冷懶得理會。更讓達叔和武正意外的是,一向熱愛、肯定發揚地方傳統文化的市政府,這時候更是給了阿泰阿賢他們莫大的鼓勵,就是邀請他們參與推廣文化創意產業的文化祭活動。當小畢把這封公文帶來的時候,整個團隊陣頭的士氣,被推到了最高點。只是阿賢對於陣頭表演設計的想法,卻惱怒了達叔。阿泰跳出來捍衛阿賢的想法,卻導致達叔和阿泰這對父子的關係,陷入到了最低點。在隨後的爭執中,阿泰表明了他所作一切的初衷,都希望得到父親認同的想法,只是達叔依舊無法接受。即使阿信他們到了要出發前去參加文化祭表演之時,達叔卻好像視若無睹一般,清楚表明自己對阿泰的不支持。當這些孩子們完成了上台前的準備工作,這才發現他們的家人、朋友,一改先前質疑他們的態度,此刻轉而以最大的支持來挺他們。即便是喝了酒就會打他的阿信父親,這個時候卻也帶著殷盼神情,想要看看自己的孩子做出些什麼。家人和朋友的支持,讓這些孩子們感動了。他們覺得,自己好像從來沒有被這麼看重過,所以,他們更要在等會的演出,好好表現。只是對阿泰和阿賢來說,少了達叔和武正和支持,好像是有那麼一些遺憾。鼓陣加上三太子的搭配,阿泰他們在舞台上呈現出一個眾人為之驚喜、震撼、熱血的陣頭演出。舞台上的孩子們,現在個個變成了發光發熱的表演者,台下的家長和友人們,不禁都為自己的孩子們、朋友們驕傲起來。而他們令人動容的演出,也讓市長和所有觀眾見識到藝陣的渲染力。阿泰在努力扮神中,透過大仙尪仔那個唯一可以看到外面的細縫裡,意外看見了達叔和武正出現在現場,對他們投以鼓勵、驕傲的眼神。這一刻,阿泰知道,父親認同他了。同樣的,也在眾人歡呼和鼓勵之中,阿信他們,彷彿感受到自己打著鼓,細細咀嚼著自己的未來。他們,是真的體會到阿泰帶著他們看到些什麼,也的確可以做到些什麼。而台下親友和觀眾的熱烈回應,也等於告訴他們,他們被看重、被肯定、被認同了。當達叔帶著驕傲地和眾人比著阿泰說,「這是我兒子」的時候,阿泰知道,多年來他所企求的肯定,也終於到來了,如同阿信他們希望的一樣。但是他和阿信他們都知道,這個陣頭可以做的還不只如此。因為,他們還可以代表這個城市、這個地方,走向一個更大的世界,向更多的人們,展現陣頭文化的深邃意涵和動人之處。